7月5日傍晚,來自各地的日本民眾在東京繁華區新宿街頭舉行示威游行,抗議安倍內閣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中新社發 王健 攝
  中新網7月9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9日文章稱,急切要把日本變成軍事“正常”國家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近進行了一次憲法政變。日本內閣決議案決定重新解釋《和平憲法》第9條,解禁集體自衛權,讓日本自衛隊可以到海外參戰。安倍終於突破了《和平憲法》戰後69年以來的限制。日本人和世界也只能面對現實,並希望他三思而後行,不要隨便扣動扳機。
  文章摘編如下:
  根據新“解釋”:自衛隊的角色不再限於日本本土的自衛,在符合國家利益的必要時候,理論上也可以參與海外的戰爭。日本憲法第9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憤怒的日本人,即便大多數都受過教育,但也根本無法瞭解他們的鷹派首相如何迴避了憲法改革一般需要的艱巨法律程序,和對他們珍惜的憲法第9條做了什麼樣的扭曲,是可以理解的。儘管他們多數感覺到來自周邊國家的威脅日益強大,也希望加強國家的安全,但還是對安倍的做法感到不滿。日本內閣甚至沒有和國會磋商就任意釋憲,這種“先斬後奏”的方式也引起了同法律相關的重大問題。
  現在,安倍終於突破了《和平憲法》戰後69年以來的限制。日本人和世界也只能面對現實,並希望他三思而後行,不要隨便扣動扳機。
  和對失去69年來所享有的和平感到焦慮的日本人相比——自衛隊在這期間從未出於憤怒而開過一槍——日本歷史性地轉向軍事“正常化”似乎並未在海外引起特別強烈的反應。
  首先對安倍決定表示歡迎的是美國。面對重重困境的美國,對其亞洲最親密盟友日本將能肩負起區域更大的安全負擔,可謂如釋重負。然而,對於日本的新軍事地位,加上安倍眾所周知的鷹派民族主義,可能對已因為中國擴張實力而日益緊張的區域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華盛頓卻不能掉以輕心。
  這正是日本大多數鄰國與朋友的擔憂。它們都能理解近70年來盡責任維持和平的日本,有變成“正常”國家的需要。但主導這改變的是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安倍,卻讓區域感到不安。
  中國對日本放棄《和平憲法》感到遺憾是可以理解的。中國大概預料到這是遲早的事情,在警告日本軍事主義複活的同時,中國可能覺得,爭取俄羅斯、韓國等鄰國對明年迎來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支持。
  韓國的反應模棱兩可。作為美國-韓國-日本聯盟的伙伴之一,首爾是應該歡迎日本在區域安全上扮演更積極角色的。但由於目前韓國國內反日情緒高漲,政府要正確評估安倍的做法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相反地,首爾抨擊安倍用來實現其集體自衛權目標所假設的情境,一些是朝鮮半島上的危機。韓國對日本統治的慘痛歷史記憶猶新,因此嚴厲地警告東京不得在沒有明確獲得其同意的情況下,計劃在朝鮮半島進行任何軍事活動。
  安倍向菲律賓與越南表示願意為它們提供準軍事協助。他也同亞細安(東盟)其他成員國加強了經濟與安全合作。更引人註目的是他向緬甸、老撾及柬埔寨伸出觸角。
  有了在國防事務上的新自由,日本將會對中國在東南亞採取更堅硬的立場。在他訪問過的亞細安國家,安倍對他遏制中國的渴望幾乎毫不掩飾。菲律賓選擇歡迎日本幫助它加強抗衡中國的國防力量,但亞細安其他成員國卻可能希望日本節制其強硬態度,避免區域的緊張氣氛進一步升溫。
  安倍政府不應忘記,日本的朋友也需要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做生意,日本若過度向中國展示力量,將讓它們感到為難。(陳有容)  (原標題:外報:日本若過度對華展示力量 將讓做生意為難)
創作者介紹

香港歌手

bi03biyto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