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8日12版)
  我幾乎忘掉童話的顏色了,如果不是阿爾姍娜提醒我它們的存在。
  我每日活在工作、做飯、洗衣、購物之類的瑣碎中,很少會靜下心來,任由思緒天馬行空地飛翔。即便讀書,也常常有些功利。買回許多的童話,放在床頭,給阿爾姍娜翻看裡面的插圖,至於插圖背後的故事,我因忙於生活,則少有閑暇閱讀,只想著哪天阿爾姍娜可以聽懂故事或者看圖說話了,再倚在床頭,細細讀給她聽。
  一日我帶阿爾姍娜在樓下散步,遇到一個剛上幼兒園的小男孩。我逗他:你最喜歡班裡的哪個女孩?男孩立刻湊過腦袋,在我耳邊小聲說出一個人名來。我笑:你會喜歡她多久呢?男孩這次很高聲地回覆我:我要喜歡她到老。
  我看著男孩歡天喜地的背影,忽然間意識到,童話的王國,閃爍著月亮一樣的夢幻、柔和、神秘的色澤。只是因為我總在太陽下匆忙行走,而忘記瞭如此美麗的、隱匿在成人心靈深處的世界。
  我開始靜下心來,重新翻看那些童話。我抱著阿爾姍娜,指著那些可以飛翔的人,會說話的帽子和領結,躲在煙囪里的小瓷人,不會花言巧語卻最終贏得公主愛情的鄉下男孩,一直努力尋找春天的土撥鼠,愛上一隻荷葉的青蛙……因為阿爾姍娜,我第一次覺得那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生。如果能夠像小孩子一樣認定那是真實的, 可以與喜歡的人相親相愛一直到老,而不是被世俗的煩惱阻礙和打擾,那麼,這樣的幻覺能夠多停留一日,便是多一日的幸福吧?
  我問阿爾姍娜:這隻小鳥為什麼要喜歡一截掉落在地上的樹枝呢?阿爾姍娜不言不語,只依偎在我的懷裡,露出一個幸福的微笑。我又問她:樹枝會墜落在地上,重新長成一棵大樹,讓小鳥築巢嗎?阿爾姍娜還是笑個不停。我再問她:如果小鳥銜著樹枝一直一直飛,它們一定會像相愛的人一樣,到老去的那一天,可以在搖椅上講吧?阿爾姍娜依然笑著,不肯回答我一個字。
  我喋喋不休地想要尋找童話里的結局,可是卻不知道,只要相信故事是美好的,那麼,鳥兒自會銜著心愛的樹枝,尋找到屬於它們的泥土,築巢生子,而後白髮蒼蒼。唯有相信,才能產生愛的奇跡,而不是如成人般窮追不捨地問,一直到我們的幸福厭倦了聒噪,孤獨離去。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大約就藏在阿爾姍娜的眼睛里,她單純地看向哪兒,哪兒就是整個的春天。我只要跟隨著她的腳步,就能撿到滿滿一抽屜的、被我自己丟棄在少年裡的童話。  (原標題:撿回丟在少年的童話)
創作者介紹

香港歌手

bi03biyto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